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,那就是我愛你。」

 

這部是在東莞宿舍的電視盒看到的日本電影,會看這部是因為海報很吸引我。不過這部片其實不像恐怖片,比較像靈異奇幻懸疑文藝劇情片 (種類也太多)。其實在看的當下我覺得不太好看,節奏太慢,劇情有點冗長 (室友看到睡著)。雖然梗舖的不錯,劇情算滿新穎,也頗有寓意,可惜節奏緩慢,編排也稍嫌凌亂。但是結局有所翻轉,算有小驚艷(前提是你有耐心看完而且中間沒睡著)。

 

不過本片後座力很強。雖然看的當下覺得不好看,但是事看完後卻會一直回想某些橋段,在心中逐漸發酵。尤其是女主角桐村忍對男主角高村勝說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,那就是我愛你。」其實電影才出現二次,但出現的點很好,所以我一直印象很深刻,而這句話也成為本片在我心中的印子。因為那陣子工作十分疲累,很多片看了都懶得寫哈哈哈,但是卻想有靈感想寫這一部。

 

故事敘述桐村忍 (水川麻美  飾)是一名畫家,一心想要參加比賽得名,但創作卻遇到瓶頸。高村勝 (淺利陽介 飾) 是新來的鄰居,在忍繪畫正氣餒時來送禮,二人漸生情愫。勝的眼睛不好,有視力障礙,要靠的很近才能看清楚影像。後來二人結婚,忍從六樓搬到勝的五樓住處,但偶爾還是會爬樓梯回六樓創作。

 

愛情總是突然來臨。

 

有一天,忍到超市買東西時,突然被店員質疑使用假鈔,忍感到莫名其妙,這時來了一位警探加納隆 (瀧藤賢一 飾) 來把忍帶走。結果加納不是將桐村帶回警局,而是帶到一個神祕的聚會場所。這時加納告訴忍她產生了分身,而這裡的成員都是有分身困擾的人,包括警探加納、學生御手洗巧 (千賀健永 飾)、家庭主婦門倉真由美 (酒井若菜 飾)。而這神祕組織的首腦的飯塚 (豐原功補 飾) 跟神祕少年加賀美 (高田翔 飾) 則沒有分身。

 

主要角色及演員一覽表 (格主很懶的意思)。

而這些人有分身的原因,有些源於壓力,有些因為過於壓抑,總之是某種執念讓他們產生了分身。分身對於本尊的經歷及記憶都會記得,可是分身的經驗跟記憶本尊不會知道。而且分身殺不死,只是會短暫消失;本尊受傷,分身也會跟著出現一樣的傷痕;但是如果本尊死了,那分身再過沒多久就會跟著永遠消失。而分身因為是人的執念所生成,所以因為執念而變的極端,有時會傷害他人,甚至殺害本尊。

 

其中以加納的分身最為暴力,因為加納一直被主管責罵,對主管懷恨已久但又不敢發作,為了升職一直忍氣吞聲;壓抑過度的結果產生了暴力分身,一出現就狠狠的海扁主管一頓,把主管打到住院,結果反而被降職。所以各位,適度的發洩情緒真的有益健康,千萬不要過於壓抑呀~!

加納被分身害到降職,氣的想殺掉自己的分身。然而本尊的記憶會傳承到分身上,所以分身知道本尊要對付他,反而先下手為強的找本尊下手,也對其他人下手,把忍扁成豬頭,還打算殺了她~~。

這件事讓其他成員開始緊張,覺得分身也會來對付自己,大家開始討論怎麼對付分身。而因為加納的分身過於暴力,又開始滋事而且鬧上電視,團體主持人飯塚嘴上說想幫忙大家,但心裡似乎有其他打算....。是否真的有辦法讓分身消失?還是分身會將本尊屠殺殆盡呢?

 

而忍因為遭受加納攻擊感到害怕,所以決定加入飯塚的團隊。飯塚有二個要求:一是到集會所參加聚會時要先在入口處的大鏡子前面照一下 (因為分身沒有影像),二是每次跟飯塚見面或聯絡時要說出全部成員的姓名。這二個要求其實是看懂本片的關鍵。不過因為前面舖陳已太長,雖然記得這二個要求,但後來看片時沒有很專心去體會哈哈哈~~

神祕的少年加賀美,是特殊的存在。他沒有分身,卻是團隊不可缺的一員。

 

其實這部片好看在結局的翻轉,而且到了結尾時才明白開頭的舖陳,不過首先你要有耐心、專心及精神看完本片,結局才會有驚艷的感覺。而且有一些細節沒有交代到 (或者我資質駑鈍沒有看懂,還是其實中間有小睡一下沒發覺到?) 像是御手洗的分身為何產生,飯塚真正用意是真的是幫助團體成員嗎?加賀美為何要跟桐村說出事實....等等,這些環節沒有釐清,多少影響了我對本片的評價。不過其他人的影評多半給本片極好的評價,畢竟大部份的舖梗還是都有前後呼應,而電影礙於時間長度關係,已屬不易。

 

本片如果在有空又精神狀態好,然後喜歡推理、劇情、燒腦類型的人是可以一看,個人小推薦。但如果自覺對節奏緩慢的片子沒有耐心,那就不推薦。

 

因為已經是2004年的電影,不確定片源是否還好找,也不是第四台會播映的類型,因此底下會劇透。有興趣的人建議看過本片後再往下拉哦,因為雷爆很大~~~~~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這是分雷線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

 

飯塚因為加納的分身已經影響到大家的安全,而且加納本身也十分暴力及陰暗,因此決定除掉加納;因為只有本尊死亡,分身才會跟著消失。然而他沒有親自動手,而是設計讓御手洗殺了加納。加納的分身在消失前,說其他人的分身也會殺死他們的本尊。

而御手洗發現自己殺了人,開始對飯塚不滿並有所懷疑。

忍怕勝會被波及,也不知道如何說明分身的事,決定暫時搬出去等到分身的事情解決為止。離開前跟勝說了第一次: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,那就是我愛你。」

而真由美也怕分身來傷害她的兒子,所以給兒子一面鏡子 (分身在鏡中沒有影像,但是分身自己照鏡子時會看到自己的影像),跟他說如果鏡子裡沒有媽媽的影像就是假的,要他不要相信她。

另一方面,大學生御手洗 (是因為課業壓力大產生分身的嗎?沒有很明確的交代) 的分身竟然在課堂上出現了!而且真的開始攻擊本尊,本尊嚇的逃出教室。(同學跟老師也嚇壞了吧,報案都不知道怎麼報)

御手洗趕快打電話給飯塚求救,沒想到飯塚竟然叫他什麼都不要做,那不是等死嗎?果然御手洗被分身抓住,一番打鬥後,分身掉出窗外。

御手洗想到如果他受傷,分身也會受傷,就用碎玻璃割傷自己的手掌。分身果然手開始流血,抓不住窗台掉下去,但隨後消失。分身會消失可是不會死亡,只要本尊還在,還是會再出現。

而另一方面,忍回到原本6樓居住的房間,發現有人跟蹤趕快進屋內躲避,並且打電話給飯塚,結果飯塚也是叫她什麼都別做,只是叫她躲好,千萬別開門。然後飯塚說忍狀況是最危險的,但他一定會保護她。而忍覺得躲的很累了,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?

另一方面,在醫院照顧兒子的真由美,也看到自己的分身出現了!她趕快叫醒兒子,要帶他逃走。沒想到兒子用鏡子照真由美,發現她才是二重身。真由美的分身來自於照顧生病兒子的壓力,其實是本尊因為壓力太大想過要殺兒子,當然一瞬間就後悔了,但也因此產生了分身,而分身是盡全力保護兒子的情緒所產生出來的,所以分身反而是想盡全力保護兒子避免本尊哪天受不了傷害兒子,才會一直要帶兒子逃走。

後來御手洗找忍及真由美見面,他懷疑飯塚不是真心想幫他們,而御手洗對加納被殺一事一直覺得懷疑。

真由美說出飯塚本身並沒有分身,但是飯塚的妻子卻受到分身的傷害。這時另一個御手洗又出現了,二個人又打了起來。真由美跟忍搞不清楚御手洗的本尊跟分身是誰,只好逃離現場。

在逃跑途中,突然一個女子捅了真由美!原來是真由美的分身出現殺了真由美 (好像在繞口令)。

忍嚇壞了,只能跑回家躲起來。心情稍稍平復後,打開電視,新聞報導真由美已經死亡。忍不得已,只能打給飯塚。

到了聚會所,忍質問飯塚,加納被殺是他故意安排的嗎?飯塚一直強調想要保護跟救他們,但是忍也不太相信他了。而這背後靈一般存在的加賀美說大家都做了自己的選擇,要忍也做個決定。

加賀美把平常遮住臉的的圍巾拿下來,原來他嘴邊有一道傷疤。加賀美問忍畫家跟勝,她更在意的是哪個?忍選擇了勝。加賀美提醒忍要戴上婚戒。

忍回去後打電話給勝,勝的父母不喜歡忍,而勝決定要帶忍回家見父母。而這時才發現,勝還沒買婚戒給忍,忍開口跟勝要戒指。而忍也決定畫完要參賽的最後一幅畫之後跟勝好好的在一起。

 

第二天,加賀美帶忍到飯塚跟他妻子相遇及去世的地方,是一間精神病院。這裡揭露為什麼飯塚要幫助這些有分身的人。飯塚的妻子叫小百合,三田村小百合是這家醫院的病患,而飯塚小百合是飯塚的妻子。跟飯塚結婚的是分身,後來本尊看到分身結婚過著幸福的日子,無法接受就跳樓自殺了!當然飯塚的妻子也因此消失。所以飯塚發誓要創造一個本尊跟分身共存的世界。雖然他的做法看起來完全不像有要保護大家的意思。

而加賀美說他並沒有分身,那他為什麼會在這個聚會裡,問忍明不明白?忍一時接受不了加賀美說的事情跑開了。

而忍跑開後,另一個忍從加賀美身後出現!而後來出現的忍並不認識加賀美。其實忍的分身只有一開始忍自己在聚會所撞見過一次就沒再出現了,這時我們可以明白其實前面有時出現的是忍的本尊,有時出現的是忍的分身。加賀美對忍說她安全了,不會被分身襲擊了。而且加賀美說飯塚真正的目的也不是要保護忍不被分身攻擊,只是避免讓她遇到某人。忍很困惑的回家了,她不明白飯塚跟加賀美說的話。我們暫時把這位叫忍B,而之前跑走的那位叫忍A。

忍B回房後抽煙想著加賀美說的時候電話響了,而在5樓的忍A也聽到6樓的電話響。因為忍B在6樓自然就接電話,而忍A上6樓查看發現忍B也在,她也沒有驚慌,就默默下樓了。而這通電話是通知忍B的繪畫作品得獎,忍B喜出望外。

忍A跑到聚會所質問飯塚,在六樓的是誰?飯塚告訴忍A那是另一個她,以職業畫家為目標,一直一個人生活。而這時忍A才發現原來自己才是分身!而六樓的忍B才是本尊。而飯塚告知忍A聚會所其實本尊跟分身都有召集,而分辨本尊跟分身的關鍵,一是房間窗簾顏色 (紅色是本尊,綠色是分身),另一個就是加賀美。加賀美只會出現在綠色的房間,也就是只有分身知道加賀美的存在。

難怪有時候成員報名字時沒提到加賀美,我還以為他們一時情急忘了哈哈哈哈~~

因為忍的情形跟飯塚之前的狀況類似,不希望再發生同樣的悲劇,所以他極力不讓忍A跟忍B碰到面,說是想拯救他們。忍A大受打擊,感到傷心,然後就消失了。

後來畫面轉到阿勝在叫忍,忍的分身受到召喚出現,原來是勝買了戒指給忍。知道自己是分身的忍A,拿到戒指也開心不起來了。

另一方面,開心前往領獎的忍B,再次遇到加賀美,加賀美說真相即將揭曉。忍B興高采烈的尋找自己得獎的畫作,然而找到時卻發現那並不是她的畫!

忍B在台下氣噗噗的看著忍A獲獎。

忍B不明白為什麼會是忍A的作品獲獎,氣到哭了,因為她可是一直以成為職業畫家為目標,結果卻被她的分身把夢想破滅了~她不能接受~

而加賀美說那也是她,是做了不同選擇的她。原來是開頭忍作畫沒有靈感,覺得壓力太大而想放棄,此時產生了分身,然後是她去開的玄關。如果那時忍沒有自暴自棄不理會電鈴聲,應該就是她跟勝結婚了。而結婚後的她因為心境的轉變,畫風也跟著改變。所以愛情的力量真的很偉大 (我該找個男人了)~~

另一方面,忍A也決定好要怎麼做了,跟飯塚告別。

忍A走後,御手洗突然出現,從背後攻擊飯塚。但飯塚顯然寶刀未老,三兩下制服了御手洗。沒想到另一個御手洗從另一邊跑來給飯塚一刀,飯塚因此領便當。

原來御手洗跟分身達成和解,二個人決定共同存在。他們對飯塚自以為神的操弄很不爽,所以把他解決掉。應該跟飯塚設計讓御手洗殺掉加納有很大的關係。

御手洗走後,加賀美出現,看著會長的屍體,面無表情,也沒什麼反應,這裡有點看不懂。還是加賀美有想要用表情表現出哀傷,但眼睛跟鼻子無法表現出那樣的氛圍?

另一方面,忍A約忍B在聚會所攤牌,忍A知道自己是分身,無法永遠存在,想請忍B接收她的人生,當勝的妻子,而畫作得獎的榮耀也可以給她。所以愛情的力量真的好偉大,忍A也是捨不得放勝一個人生活下去。

可是忍B對這提議顯然不怎麼高興,畢竟她完全沒見過勝,她一直都為了畫畫打拼。而忍A說她不需要畫畫,只擔心勝,畫家的未來那些的都可以給忍B。

忍B看到忍A真心的請求,說要考慮一下,拿著婚戒走了。

忍A回到家裡,勝開心的幫她慶祝畫作獲獎。而忍B回到家裡,卻是十分落寞。她一直努力畫畫,希望有所成就,結果她的畫作不如分身來的受人注目。

結果~忍B還是無法接受自己這麼努力最後卻一場空的人生,就跳樓了!勝聽到聲音,趕快跑到陽台去看個究竟。而忍A似乎已有預感忍B會這麼做,她看來哀傷但並不意外。

忍A望著勝的背影,說了最後一句話: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,那就是我愛你。」勝聽到忍A這麼說就回頭看,卻發現忍A已經消失......。這個設定我覺得很棒,雖然忍A是假的,但她對勝的心意是真的。可惜本尊掛了,分身也只能跟著消失了。而結局就停在這裡,結束了~。

大家有看到這裡嗎?還是中間覺得受不了已經跳出去了哈哈哈~天啊,這篇電影心得我也寫的好長,但其實已濃縮不少內容。所以我說覺得劇情有點冗長咩~~

 

要說這部片好看也實在說不上,但說難看好像又沒那麼糟。其實創意有,也有梗,但就是覺得節奏慢了點,編排上有些零亂。然後加賀美這個角色沒有做很好的利用及解釋,這點也很可惜。如果第四台有播,又很有空的話,是可以看一下。也是有些影評覺得好看,見仁見智囉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就是機車の籬 的頭像
我就是機車の籬

我就是機車の籬

我就是機車の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